您現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飲食健康 >> 內容
飲食健康
強迫癥,不僅是一種心理疾病
作者:義烏科協  發布時間:2013-07-02 08:07:25  已讀:277 次  文章來源:互聯網

    出門反復檢查是否帶了手機;上班必須開著微博、QQ;已經很累了,但還是要玩游戲、看電視劇到很晚……近日,有網友總結了所謂“職場強迫癥”的癥狀,不少都市白領紛紛表示“中槍”。不過,醫學上的“強迫癥”可不是如此草率診斷的。強迫狀態與強迫癥是明顯不同的,而且,真正的強迫癥是存在生理基礎的。


   強迫狀態≠強迫癥


   在你周圍同事中間,恐怕沒有人離得開手機。他們可能因為害怕丟掉重要客戶而不敢關機,總在期待電話帶來最新信息,時不時地會反復查看手機,有人甚至會經常出現手機幻聽現象。在職場生活中,人們或多或少存在某種強迫的行為,但這絕不是醫學上所謂的“強迫癥”。


   北京安定醫院心理危機與壓力管理中心主任西英俊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國際精神病學診斷標準所確定的強迫癥,指的是以強迫觀念、強迫沖動或者強迫行為為主要表現的一種神經癥。


   患者會反復而持久地思考某些并沒有實際意義的問題,比如,患者在出門前反復懷疑自己是否鎖好門窗,或者,當患者看到或聽到某一事物時,就出現與其相關的不可停止的聯想等等。


   而強迫行為常見的強迫洗手、洗衣;每次外出都反反復復檢查電視機是否關好、電源是否切斷、門是否鎖好等才能出門;在街上總要數電線桿數,上臺階要數臺階數等。


  “不過,強迫癥區別于強迫狀態的最重要的特點是對立。”西英俊表示,所謂的對立,指的是,患者知道這些強迫的觀念、沖動或者行為是源于自己的,并不是外界逼迫自己做的,但同時,這些體驗又不是患者自愿產生的。


  “這也意味著,患者明明知道這么做沒有意義,甚至很過分,而且他們努力想去抵抗,但卻發現,越抵抗它的力量越強大,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因此,強迫癥患者在這種內心的矛盾中會覺得非常痛苦。”他進一步解釋,“白領們網購成癮、整天把玩手機,這些行為是他們樂此不疲的,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內心是沒有沖突的。因此,這些行為并不能概括成‘強迫癥’。”


   強迫癥也是生理疾病


   記者在一些醫療網站上發現,有不少強迫癥患者詢問,這種精神疾病是否僅僅是社會心理因素造成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對此,西英俊解釋,精神疾病按照分類診斷標準,從高級到低級可分為精神分裂癥、情感障礙、神經癥等,其中,恐懼癥、驚恐發作、廣泛性焦慮、強迫癥等就包含在神經癥中。


  “而精神科領域有共識認為,越嚴重的精神障礙,生物學因素所占的比重就越大。”西英俊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此前,精神疾病多被認為是功能性疾病,而后,醫學上逐漸認為精神分裂癥其實是一種大腦發育障礙,還有諸多精神疾病涉及神經傳導通路、神經遞質等問題。事實上,在此基礎上研發的藥物對于精神疾病患者的病情穩定也產生了很好的效果。因此,精神疾病也跟生理因素息息相關。


   西英俊表示,在對一些強迫癥患者追溯病史時發現,他們曾經遭遇過腦損傷,比如腦炎、癲癇、顳葉損傷等等。


   神經解剖學早就發現,前腦、基底節及下丘腦,與認知、行為的調節有密切的關系,尤其是基底節的兩個基本功能是感覺閘門作用和運動控制作用,它是最基本的刻板行為方式和習慣系統的解剖定位。下丘腦—邊緣結構,可能在介導和調節焦慮情緒中起重要作用。而強迫癥恰恰與這些大腦區域的功能異常相關。


  此外,北京安定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王傳躍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中表示,目前,對于強迫癥的生物學研究最充分的是5-羥色胺這種神經遞質。“5-羥色胺在強迫癥患者大腦中的濃度含量普遍低于正常人,而患者在服用了5-羥色胺回收抑制劑(SSRI),使5-羥色胺含量提升后,療效顯著。”因此,他指出,強迫癥跟5-羥色胺功能異常有著密切關系。


   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員祝卓宏也在《強迫癥5-羥色胺功能異常的神經解剖學基礎》一文中提到,有研究表明,對強迫癥患者的尸檢顯示,在海馬、扣帶回、杏仁復合體、前額皮質、黑質、基底節及下丘腦等腦區內,5-羥色胺受體的濃度高于正常人。


   王傳躍解釋,受體水平的上調,正是為了彌補5-羥色胺含量的缺乏。他還指出,由于5-羥色胺濃度的變化,使得5-羥色胺能神經元纖維投射分布的這些大腦區域出現功能異常,從而影響人的認知、行為。


  此外,麻省理工學院大腦與認知科學系McGovern大腦研究所教授馮國平曾在研究谷氨酸神經遞質時發現,在敲除了Sapap3這種基因的實驗小鼠身上,居然出現了類似人類強迫癥的行為——小鼠反復抓自己的臉。而一旦讓這種蛋白重新回到紋狀體中,小鼠馬上就停止了抓臉,焦慮癥狀也減輕了。


  如今,多巴胺神經轉運系統也被認為參與了強迫癥生理病理機制。


  盡管如此,專家們在采訪中均表示,強迫癥原發的神經解剖定位仍然不確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強迫癥患者神經生物學上的功能異常跟遺傳基因有密切關系,而且是多基因遺傳決定的。有研究表明,強迫癥患者的雙親患有強迫癥的概率約為5%~7%,這較一般人更高。目前,候選基因有60多個,比如5-羥色胺、多巴胺轉運體和受體基因,還有其他神經遞質基因等。

通知公告

科協簡報

更多

科技要聞

更多
地址:浙江省義烏市稠州中路387號科技大樓四樓 郵編:322000 電話:0579-85313445 傳真:0579-85313445 浙ICP備05018520號
Copyright 2003 - 義烏市科學技術協會版權所有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義烏熱線
分分彩跟着老师走怎么样